当前位置: 主页 > 6556k7线上娱乐 > 正文

杨志明:用“工匠精神”种中国最好的葡萄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8-11 05:51

杨志明:用“工匠精神”种中国最好的葡萄

2017-08-11 中华网投资

伴随着七月火辣辣的阳光,汽车从彭山城区出发,向观音镇果园村驶近,一条条宽敞的柏油大道像是勾勒出的迷宫。道路那头连接的,是这片土地的未来。满眼望去,尽是一片片错落有致的大棚,一座座别具格调的民居小楼镶嵌其间,一颗颗娇嫩欲滴的葡萄像是清晨的露珠,在空气中跳动着欢乐的音符……

“种中国最好的葡萄,卖全国最贵的葡萄!”

每逢盛夏时节,当彭山的葡萄成熟之时,农民的心儿也沉醉在这片沃土,走进这万亩葡萄产业园区,方能感受彭山人这句豪言壮语的分量。

事实上,对于地处成都平原的彭山来说,历史上是没有葡萄种植历史的,因为这里并不具备最佳的葡萄种植气候环境,但为何偏偏能够“无中生有”发展处如此规模巨大的高标准葡萄种植园,还响亮喊出“种中国最好的葡萄”的豪言壮语呢?

在果园村果怡农业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这位名声大噪的彭山葡萄种植“巨头”——杨志远先生,这个彭山葡萄发展领航者,为我们讲述了这场彭山葡萄的惊天变革与艰辛秘史。

“无中生有” 从文昌村到果园村

穿过一条幽静的葡萄小道,即是果怡农业的观光大厅,门口“种中国最好的葡萄”几个大字异常醒目。大厅里高朋满座,有的是来考察学习,有的是来游玩体验,热闹非凡,一切皆缘起果园村这片诱人的葡萄地。但有谁知道,二十八年前,这周围的一大片仅仅是普通的农田。

1989年,时才19岁的杨志明即开始了自己的葡萄种植之路。“最开始是在文昌村,靠着家里的两三亩地。那时大米才卖2毛钱一斤,而葡萄要卖两块五,一斤葡萄足以买十来斤大米了!”说起种葡萄的初衷,杨志明淡然一笑,那时只是为了养家糊口,能给家人一个交代。

后来,杨志明又承包了别人家的4亩地,一门心思扑在了种葡萄上。那时,每年的葡萄产值都已有六七万了,但其中的一大半都投入到技术研究中去了,杨志明的生活依然有些捉襟见肘。

直到2002年,杨志明的葡萄园终于真正实现了规模化,而前期的资金技术也有了一定积累。他心想着,光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发展葡萄种植是不够的,还要为周围农民找到一条可行之路。

2007年,杨志明与几个合伙人来到了果园村,当时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田野,水源丰厚,交通便利,杨志明心中充满了希望。随后便找了很多农户,一家一家做工作,最终几个合伙人拿下了60多亩地,果园村的葡萄就这样开始落地生根了。

田垄间走出的“土专家” 时刻铭记工匠精神

从普通农民到身家逾千万的企业董事长,杨志明的蜕变亦折射出彭山葡萄发展的巨变。二十八年如一日,一生只做一件事。这位从田垄间走出的“土专家”,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正是应了那句“种中国最好的葡萄”,在技术上,杨志明一直坚持在一线,把好灌溉、施肥等每一道关口,这与在文昌村的十多年实践摸索也是密不可分的。

回想起在文昌村种葡萄的日子,杨志明脸上充满了苦笑。“那7亩地算是我的实验基地吧,也可以说是我的发源地,但那里承担了太多失败了!”

“最开始种的葡萄都是露天的,完全没什么技术,但那时候病虫相对较少,产值比水稻要强一些。后来通过自费考察学习了很多先进技术,便尝试运用到自己的园子里,我们土专家经得起实验嘛!”从最开始的葡萄袋子到大棚避雨栽培、反光膜覆盖,从简易水肥一体化到滴灌技术,遇到一个难关,攻破一个,杨志明就这样一步一步逐渐累积。

如果说文昌村是杨志明的实验基地,那果园村则是他的腾飞之地,真正成就了他的“葡萄王国”。在来到果园村后,彭山区审时度势,科学规划,定下了特色农业“错位发展”战略,投入巨额资金打造果园村——葡萄产业基地。

在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杨志明无偿将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分享了出去,每年开展10余次培训,印发几千份技术资料,帮助周边农户发展葡萄种植。在果园村的十年间,杨志明更是带出了成都周边,新津、崇州等大片种植大户,以果园村为中心,辐射整个成眉乐走廊。

如今,提起彭山葡萄,往来的游客无一不竖起大拇指,“无核夜美人”“白罗莎里奥”“意大利”“金田0608”“美人指”“紫地球”“红地球”等优质葡萄先后多次荣获全国葡萄学会金奖、银奖,更是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认证”,一长串的“金字招牌”吸引着川渝地区及全国各地众多游客、专家和种植大户前来体验、取经。

采写手记:

在杨志明的办公室里,一张优质葡萄关键生产技术醒目地挂在墙上。记者见到他时,他正与推荐“新”技术的客户商谈,随着果怡农业的快速发展,前来寻求合作的客户越来越多,但杨志明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标准,任何技术的投入都要能够保证无公害、绿色优质的葡萄生产,是否能够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即便我们拥有全国领先的技术,每年也都会发现一些新的问题,能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就会很有成就感!”杨志明一字一顿地说到。看着他谈到种植技术时的尽兴表情,仿佛回到了二十八年前那个匍匐在葡萄树下的青涩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