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7娱乐平台 > 正文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10 02:42

来源:中访网

继《中原银行两亿元借债“跳票” 涉案行长自杀身亡》舆论风波刚过去不久,河南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中原银行”再次因为旗下支行长为化解不良找代偿、企业中圈套欠下200万巨额债务而引发舆论关注。

据消息称,近日,媒体收到河南意达公司经理张金光对中原银行镇平支行的投诉。张金光投诉中原银行镇平支行以替企业做代偿为前提,口头承诺为其贷款500万,事后又拒不承认,导致他欠下200万巨额债务至今无法偿还。

张金光投诉称,2016年4月,他到中原镇平支行申请贷款,但因为缺乏担保企业未能成 功。本以为贷款没有希望的张金光却在两个月后,通过富达公司刘金花结识了腾越公司的李德胜。李德胜告诉他,中原镇平支行最近正因为一笔200万不良贷款发 愁,正在筛选合适的企业做代偿,如果他的企业可以替原主贷企业鸿泰公司还掉这笔不良贷款,镇平支行就可以给他的企业贷更多的款。

张金光表示,通过李德胜的引荐,张金光结识了中原银行镇平支行行长苏鹏晋。经过协商,他 与苏鹏晋、李德胜、镇平支行客户经理马延昭在苏行长办公室达成口头协议。张金光的意达公司先为鸿泰公司代偿200万,其后由意达公司做借款主体,在原担保 企业基础上再引入张金光介绍的昌源公司担保300万,中原银行镇平支行为其授信500万。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李德胜和刘金花的证言图

张金光提供李德胜和刘金花证言显示,镇平支行曾向鸿泰公司贷款200万元,以腾越公司及 李德胜等名下的商铺做担保抵押。当鸿泰公司第一个月出现结息问题后,镇平支行经过3个月的调查认为其存在较大潜在风险,想通过李德胜介绍一家经营较好的企 业来代偿化解这笔不良业务,然后再通过法律途径来追债鸿泰公司。然而李德胜此前介绍的两家公司都被镇平支行客户经理马延昭否决,直到张金光的出现。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贷款关系图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中原银行贷款图

支行长拒不承认口头协议 张金光吃哑巴亏背负200万欠款

张金光告诉金融曝光台,2016年11月12日,他收到镇平支行的《中原银行审批通知书》,然后凭此向担保融资公司借了200万过桥贷,日息3.75%,期限3天。他本以为几天后,银行的贷款就会下来,却没想到镇平支行根本没打算贷款给他的企业。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中原银行审批通知书

中原银行或涉嫌违规借贷 企业中圈套欠200万债务

银行流水账单图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张金光百思不得其解。张金光说,“在行长办公室洽谈的时候,因为考虑 到原主贷企业鸿泰公司的账户被法院冻结,只能进账不能出账。他们为了怕日后向鸿泰公司索账无据,就说走腾越公司账户,再转入银行指定临时账户。”然而,就 因为走了腾越公司账户流水,才为之后银行的推诿扯皮埋下了伏笔。

张金光无奈表示,“事情刚发生的时候,苏行长还好言相劝,让我们别吵别闹,甚至还联系了担保公司让他们别催款催的太紧。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苏行长又以年底贷款不好放为理由一直在拖延。作为银企合作的弱势群体,不敢和银行闹得太僵,我们选择了沉默”。

这个沉默张金光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借的过桥贷每日利息高达7000,银行拖延一个多月的利滚利,光利息已经高达几十多万了。张金光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一边需要应对催债公司的恐吓威胁,一边还是把最大的希望放在镇平支行能够发放贷款上。

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面,张金光不断联系行长苏鹏晋。张金光提供通话录音显示,苏鹏晋一开始就言语模糊,之后就干脆矢口否认和张金光达成口头协议,不承认他替鸿泰公司代偿200万。张金光向中原银行南阳分行行长以及到南阳银监分局投诉,但是均未能如愿。

对张金光的投诉,联系了中原镇平支行行长苏鹏晋和客户经理马延昭,但截至发稿日,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资深人士评价银行和腾越公司均涉嫌违规借贷

金融曝光台根据张金光的投诉梳理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中原银行镇平支行先是找意达公司做代偿,在张金光借200万高利贷替鸿泰公司还款后,银行又因为口头协议无证据和账户流水无直接关系原因否认此事,也没有履行口头承诺为张金光的企业办理贷款。

金融曝光台将张金光遇到的问题咨询了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许峰。许峰认为如果纯粹意达公司替鸿泰公司代偿,银行接受还款,这本身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如果银行以代偿作为贷款条件,就属于不合法,放贷应该遵循贷款的基本规定。

许峰律师称,代为还款是需要签订协议,然后代偿人向债务人去要款,但是本案中张金光所称 与银行等四人达成的是口头协议,这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从目前提供的证据上看,最大的问题是张金光既缺乏和银行之间的书面协议,又缺乏和银行之间直接转账流 水,所以他认为要认定银行违规还缺乏足够的证据。

但是此案中原银行镇平支行真的毫无干系吗?咨询了银行内负责企业信贷的资深 人士张女士,她认为,这个案子涉及到几个最核心的问题:第一是时间先后顺序:即腾越公司归还原贷款200万的时间和银行给意达公司下达500万授信通知书 的时间先后。第二是腾越公司及李德胜等名下商铺的担保额度:即他们的担保额度是否足够覆盖前后两笔400万的贷款。

据张金光提供的证据显示,他是在2016年11月21日之前拿到中原镇平支行的《中原银 行审批通知书》,然后在11月21日下午4-6点将200万通过意达公司账户转至腾越公司账户,再由腾越公司账户转至中原镇平支行临时账户。从时间上看, 银行审批通知书在腾越公司归还原贷款200万之前,这也就意味着,银行下达审批书的时候,腾越公司的抵押担保还没有从第一笔释放,银行就将其作为第二笔贷 款的抵押担保,涉嫌重复担保。

还有腾越公司及李德胜等名下商铺的担保额度,据李德胜说,他和朱金苗名下商铺的抵押额度为130万,加上腾越公司和个人信用共担保200万。他说是中原镇平支行让他找企业做代偿,并且前后两笔贷款的申请资料都没变。

张女士表示:“第一,中原镇平支行给意达公司综合授信500万审批单中,其中200万的 抵押担保跟原来的没有变化,另外300万由昌源公司担保。因此,意达公司没有还贷的义务;第二,意达公司替原还款单位鸿泰公司还200万贷款,按照规定应 该将款项打入银行指定的临时账户,不能走腾越公司的账户流水,这样只会被银行认为腾越公司履行原担保合同,而不是意达公司,给了银行推诿责任的依据。”

张金光目前还在不断和中原银行镇平支行做交涉。他在2017年3月份还出过一场严重车 祸,据说高利贷公司见他可怜,才将利息大幅降低,李德胜后来又替他偿还了100万高利贷。但是已从意达公司股东名单中消失的张金光还背负着100万高利 贷,他还正苦苦等待那一笔似乎已经不可能的贷款。

另据1月19日中访网发布的一篇综合稿显示:中原银行两亿元借债“跳票”背后的这些年:“两个责任”虚化,但是该综合稿已被删除。中访网方面表示,将和众多主流财经媒体站在一起,结合中小投资者(社会公众)力量,监督上市公司“中原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