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7娱乐 > 正文

职场新人为春节发红包焦虑 不"表示"面子上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10 02:42

职场新人 为春节发红包焦虑

不发,面子上过不去;发,又囊中羞涩

春节长假即将到来,俗话说:“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作为职场新人,终于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工资,回家过年时,面对表弟表妹、侄儿侄女,无论如何都要“表示表示”。可令人伤脑筋的是,工作一年根本没有积蓄,年终奖也不多。不“表示”一下,没有面子;“表示”一下,钱包又遭不住。到底该怎么办,来看专业人士的建议。

收入不高 得借钱回家过年

“工作半年,过年回家包红包都要借钱。”昨日,职场新人小赵无奈地告诉记者,像他这样为红包苦恼的年轻人并不少。“家里人都觉得我工作不错,其实我的工资才刚够自己生活。”在贵阳某私营企业工作的小陈也正在为过年包红包的事发愁。“工作半年,每月工资4000多,除去房租和生活费就所剩无几了。”他说,虽然公司福利待遇不错,但作为新人他享受的都是“打折”后的福利。“比如说,年终奖别人拿一万,我们就只有一半。如果回去一点都不表示,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小陈说。

采访中,小楚算得上是年终奖较高的职场新人了,将近8000元,但他也有苦恼。

“今年是第一次上门拜访准岳父岳母,必须得好好表现一下。”小楚和来自杭州的女友在一起6年多,今年准备和女友一起回家过年。考虑到女友父亲喜欢喝酒,他特地准备了两瓶好酒,花了3000多元。同时,他给自己的爸妈一人包了1000元红包,年终奖金就只剩下2000多元,“从贵阳到杭州的机票已经很便宜了,可两个人还是要花2000元左右,还不算在她家那里的其他花销”。最后,小楚只得找朋友借了3000元,才算把这个缺口补上。

父母心思 回家才是最好的礼物

小楚很纠结,而他的女友思思却说,“送礼重在心意,我们量力而行就可以了,父母还是会很开心的。”不少有同样想法的职场新人表示,他们将根据个人的收入情况做好春节预算,以免为了撑面子,送礼送得入不敷出。“最起码要保证年后我们不伸手往家里要钱。”在贵阳某药企工作的赵佳说。

“孩子有心就好,送多送少或者不送都没关系。”粟女士的儿子在成都工作,她告诉记者,儿子很孝顺,刚参加工作不久,虽然过年回来只带了点特产,但她依然很感动:“第一年工作不容易,又是一个人在外地,回来还记得给我们带礼物已经很不错了。”

王女士是贵州遵义人,她儿子在深圳工作,今年可能因工作无法回家。“什么都不要他送,能见上一面,回家过年就是最好的礼物。”王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儿子不能回来,但仍给我们准备了礼物。如果说送礼物能增加他努力工作的动力,我们就收下吧。不过前提是,他自己在外面有钱生活。”

曹女士则更是为女儿考虑周到,“她已经给我和她爸买了礼物,还说给奶奶外婆,表哥表妹各准备一份礼物,哪有那么多钱嘛!”曹女士的女儿在成都工作,月薪四五千左右,“工资看起来不低,但每月的房租、开销样样都不能省。”为了成全女儿的孝心,曹女士干脆自行购买了一些礼物送给家里人,并称是女儿送的。女儿得知此事后感动不已,“明年一定靠自己的实力孝敬他们。”

专业人士 说暖心话更有意义

事实上作为职场新人,到底该如何把握过年送礼的尺度?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袁磊支招,“心意和态度是父母最想得到的新年礼物。”袁磊说,大多数父母对儿女的期望绝不是钱和物质上要求,所以红包大小父母并不看重,父母看重的是孩子的一片孝心。“第一年工作没挣到钱很正常。所以回去只要多和父母说点暖心窝的话,多关心他们,他们一定会开心。”

但袁磊觉得,“完全不送,也不太好。”他建议,送礼应该量力而行,了解父母所需,能够让父母感受到你的爱就恰到好处了。“特产、保健品等都可以。”他说。

至于给亲戚朋友的红包,它既包含了心意和祝福,还能增进亲情。对孩子来说,压岁钱是一年中最大的惊喜;但另一方面,送红包给不少人带来经济负担,成了一种“甜蜜”的烦恼。一项调查显示,65%的人表示过年发红包的金额超过自己月收入的两倍以上。特别是在外打拼的上班族,人情支出让他们成了“恐归族”、“节奴”,甚至患上“红包综合征”,这就有点儿得不偿失了。

事实上,无论送红包还是收红包,“红包”本身并没有错。带来烦恼的,是好面子和攀比心理。这些想法,使讨吉利的风俗变成了人情债,滋生矛盾。

其实,“红包”送祝福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财物价值。要想不沾染“铜臭气”,送红包也要讲究原则。首先,给老人的红包不能少。这是为了送出祝愿和关心,金额可多可少,但这份心意不能少。其次,给孩子要适度。压岁钱给多少、给到几岁,最好家里有个默契,正确引导孩子红包的意义。有人改送“压岁书”,让孩子在快乐的同时增长知识,也是好方法。最后,朋友之间量力而行。不要因为给少了没面子、不能输给朋友等思想,“打肿脸充胖子”,既让自己难堪,又让友情变味。

总之,春节回趟家,最难得的还是感受血浓于水的亲情。放下攀比和虚荣,无论你“差不差钱”,都能开开心心过大年。本报记者 段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