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7娱乐 > 正文

90届奥斯卡预测:水形广告牌争最佳,老戏骨锁定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2 08:45

原标题:90届奥斯卡预测:水形广告牌争最佳,老戏骨锁定影帝影后

第90届奥斯卡颁奖礼即将举行

搜狐娱乐讯(文/耷子)第90届奥斯卡提名揭晓的过程极其花哨,一条接一条的概念短片提升了美国影艺学院的格调,但提名名单却未出现太辣眼的名字。吉尔莫-德尔-托罗的《水形物语》毫无悬念地成为今年的《爱乐之城》,从表演到技术奖项横扫13项提名,而它唯一的竞争对手只剩下《三块广告牌》。这部未能获得导演提名的电影是否能像《逃离德黑兰》那样逆势冲顶,堪称本届奥斯卡为数不多的悬念之一。

在表演类奖项的角逐中,《灾难艺术家》的金球影帝“弗兰兰”詹姆斯-弗兰科整段垮掉,梅姨凭《华盛顿邮报》再度刷新提名纪录,《金钱世界》中即将89岁的普卢默爷爷彪悍入围,女配俱乐部里竟还出现了连庄提名的斯宾塞阿姨——请相信,以上现象都与最终颁奖结果没有多大关系,但这份提名名单背后隐藏的“奥斯卡态度”,却埋了不少梗。

对奥斯卡来说,这是女性力量崛起,非裔影人表现极为精彩的一年。

《水形物语》获13项奥斯卡提名

最佳影片

预测赢家:《水形物语》

黑马:《三块广告牌》

陪榜:《逃出绝命镇》/《伯德小姐》/《敦刻尔克》/《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华盛顿邮报》/《至暗时刻》/《魅影缝匠》

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九强,并未出现足以留名影史的真正杰作,但这并不影响第90届奥斯卡是名副其实的“大年”——最佳影片类型之丰富堪称近十年之最:科幻、恐怖、战争、青春、酷儿、传记、政治、剧情全盘包操,结结实实见证了好莱坞2017年的成绩单要远胜过《爱乐之城》“糊满墙”的2016年。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的《水形物语》并非其个人创作史上的巅峰之作,但正如李安从《卧虎藏龙》到《少年派》的崛起史一样,身为外籍影人的“陀螺”,也确实用十多年的作品积累在好莱坞争得了话语权。当年奥斯卡抛弃《潘神的迷宫》有多么无情,今天对《水形物语》就有多么珍视。尽管《水形物语》里的人鱼梗在陀螺死忠粉看来不值一提,但影片的冷战背景、哑女人设等等,还是让它在扎堆的套路片中成为一股清流。鉴于从去年威尼斯金狮积累起来的声望,本片斩获最佳影片的可能性最大。

《三块广告牌》讲述女儿被奸杀的绝望母亲与警察对峙的故事

在最佳影片单元中,《三块广告牌》是唯一可以和《水形物语》叫板的作品,尤其在这个女性声浪此起彼伏的特殊年份里,坚硬到骨子里的中年女性大丧片《三块广告牌》,势必成为很大一部分学院成员的心水。不过,该片面临的局面颇为诡异——虽然勇夺金球奖最佳剧情片,并以压倒性优势称霸美国演员工会奖,但影片的导演马丁-麦克唐纳却偏偏没有出现在最佳导演的提名名单中,成为该片冲奥道路上的一抹阴影。当然,并不排除此片能像《逃离德黑兰》、《为黛西小姐开车》那样,带着痛失导演提名的“刻骨之恨”冲顶成功。

除了以上两大热门电影之外,剩下的电影铁定陪榜。聚焦种族争议的《逃出绝命镇》,是去年横空出世的一部恐怖奇片,在白人世界引发了巨大震动,它是各路影评人协会奖的最爱,甚至还在颁奖季前端预定了最佳影片,但后半程呼声逐渐被《水形物语》超越。《伯德小姐》和《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都是颜值爆棚的青春片,劣势是格局有限;诺兰的战争巨片《敦刻尔克》早在暑期档就已登场,离颁奖季较远,它的入围已经比《银翼杀手2049》要幸运得多。斯皮尔伯格的现实题材惊悚片《华盛顿邮报》素来是奥斯卡标配,《至暗时刻》与《魅影缝匠》的入围则可能与临门一脚的公关有关,导致《我,托妮亚》成为最大遗珠。

陀螺和诺兰都是首次入围奥斯卡

最佳导演

预测赢家:吉尔莫-德尔-托罗《水形物语》

陪榜:克里斯托弗-诺兰《敦刻尔克》/格蕾塔-葛韦格《伯德小姐》/乔丹-皮尔《逃出绝命镇》/保罗-托马斯-安德森《魅影缝匠》

今年最佳导演提名的稀罕程度,足以和第82届(《拆弹部队》的凯瑟琳-毕格罗和《真爱》的李-丹尼尔斯)相媲美——都有非裔导演和女性导演入围。今年,美女导演格蕾塔-葛韦格凭借满分电影《伯德小姐》争得一个席位,成为史上第四位获得最佳导演提名的女性导演、第一位凭处女作赢得提名的女导演,意义尤其重大;新人非裔导演乔丹-皮尔也因《逃出绝命镇》一飞冲天,可喜可贺。两人的夺奖希望渺茫,但对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来说,这种以过硬的作品质量构筑起来的“平等”,是每个人都愿意看到的完美结果。

曾拍出过《黑暗骑士》《盗梦空间》的天才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今年以《敦刻尔克》首次杀入最佳导演奖,即便按照目前的积分来观察,诺兰的胜算微乎其微,但至少可以平息全球诺兰粉持续数年的怨念。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自上一次入围最佳导演奖(《血色将至)已过去了整整十年,这位作品风格充满个性,题材剑走偏锋的导演,用《魅影缝匠》吸引到三届奥斯卡影帝丹尼尔-戴-刘易斯贡献谢幕之作,也是“最佳导演”的一种能力。

就冲奥前景而言,吉尔莫-德尔-托罗几乎没有对手。在《猩红山峰》之后,《水形物语》重新回归到了“陀螺”真实的个人风格。在《猩红山峰》中,陀螺所营造的那种极端饱满的哥特式恐怖美学曾遭遇评论界口诛笔伐,相比之下,《水形物语》收起了很多没有必要的浮夸,影片风格更接近于他的《鬼童院》和《潘神的迷宫》。这部沉浸在复古影像魔术中的黑暗童话,显现出了诡异而迷人的气氛,在北美评论界看来,哑女与人鱼的跨种族恋情并不是唯一的亮点,深刻寓言中隐藏的政治讽喻色彩才是魅力所在。倘若吉尔莫-德尔-托罗顺利登顶,那么笑傲好莱坞的“墨西哥三杰”就真正完成了“奥斯卡使命”——继《地心引力》的阿方索-卡隆、《荒野猎人》的冈萨雷斯-伊纳里图之后,陀螺也加入了小金人傍身的行列。

《至暗时刻》加里-奥德曼传神演绎丘吉尔

最佳男主角

预测赢家:加里-奥德曼《至暗时刻》

陪榜:蒂莫西-柴勒梅德《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丹尼尔-卡卢亚《逃出绝命镇》/丹尼尔-戴-刘易斯《魅影缝匠》/丹泽尔-华盛顿《你好,罗曼先生》

本届最佳男主角已经与“竞争”两字无关,尤其在《灾难艺术家》的詹姆斯-弗兰科被意外挡在提名名单之外后,两极分化的情况更加严重:

一极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22岁小鲜肉蒂莫西-柴勒梅德和《逃出绝命镇》的丹尼尔-卡卢亚,两者都是入行不久,仅是拿到提名就要懵逼半天的新人,火候离夺奖相差太远;另一极则是《魅影缝匠》的丹尼尔-戴-刘易斯和《你好,罗曼先生》丹泽尔-华盛顿组成的“小金人过剩组”,前者三个男主角奖杯在身,至今无人超越;后者拿下一主一配,8次提名稳坐影史提名最多的非裔男演员宝座,两位大神都无需用小金人来证明实力。

年仅22岁的“甜茶”拿到了奥斯卡影帝提名

如此背景之下,熬了无数年头,之前只获得过一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加里-奥德曼,今年迎来了最美时刻。奥德曼在《至暗时刻》里“毁容”增肥,扮演了挑战性极高的角色——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这个极具魔性的人物在奥德曼强大演技的支撑下显得异常饱满,其勇夺影帝的胜算达到百分之百。

《三块广告牌》科恩嫂饰演怼天怼地的绝望母亲

最佳女主角

预测赢家: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三块广告牌》)

黑马:莎莉-霍金斯《水形物语》/西尔莎-罗南《伯德小姐》

陪榜:玛格特-罗比《我,托妮亚》/梅丽尔-斯特里普《华盛顿邮报》

最佳女主角单元堪称史上最强,并非因为五位女演员的表演水平登峰造极,而是她们的提名作品来头太大——五个席位中,有四部提名作品都获得了最佳影片提名,局面十分罕见(事实上,根据外媒预测,《我,托妮亚》也应获得最佳影片提名),这也从一个方面印证了在女性电影崛起的年份,好莱坞的女性角色整体面貌有了相当程度的改观。

《三块广告牌》是马丁-麦克唐纳为“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量身定做的作品。坊间传闻,执拗的科恩嫂曾一度拒绝出演该片,因为她根本不相信一个60岁的女人会有那么年轻的女儿,但科恩看完剧本之后帮她拍了板。事实证明,眼光毒辣的科恩为老婆选对了角色。麦克多蒙德在片中贡献了大量充满讽刺意味的台词,不经意间涉及种族主义、恐同和其他形式的偏见,但这个让警察无奈的硬骨头,却又有着丰富的内心展示——当一只鹿从树林里跑出来的时候,她抛出了温柔的话语,表现出了本能的情感,但并没有被痛苦冲淡。麦克多蒙德曾在1996年凭借《冰血暴》登顶奥斯卡,今年即将再度揽下一座小金人。

莎莉-霍金斯《水形物语》与鱼人相恋

缘于本届女主提名者的演出水准极高,因此,即便谁也无法阻挡麦克多蒙德封后,但也不得不为其他提名者感到“可惜”,若平摊到其他年份,谁摘取奥斯卡都实至名归。来自英国的莎莉-霍金斯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她的颜值在电影圈里甚至“不达标”,但《水形物语》中的善良哑女角色,却让她可以俘获很多人的心;从《赎罪》时就爆发天赋的西尔莎-罗南已是一枚年轻的“老戏骨”,《伯德小姐》中的中二少女从头到脚不落表演痕迹;玛格特-罗比身为《我,托妮亚》的制片人,将自己从《华尔街之狼》里的大花瓶调成了演技达人,那个遭遇家暴的苦命花样滑冰女运动员,是去年银幕上最有趣的女性角色之一。

梅姨已经历21次奥斯卡提名,3次获奖

《华盛顿邮报》的梅丽尔-斯特里普,用她的第21个奥斯卡提名辨明了是非:梅姨去年因没有及时就哈维-韦恩斯坦的性骚扰丑闻发声,而遭遇罗丝-麦高恩的“问责”,梅姨在陈诉了自己的理由之后将目光引向了美国第一夫人。一时间,梅姨“痛失”金球奖和演员工会奖都被归咎于这次不大不小的波澜。事实上,美国影艺学院对一个演员是人是鬼自有评价体系,这一点,从金球影帝“弗兰兰”痛失影帝提名,梅姨再获影后提名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三块广告牌》中洛克威尔与科恩嫂呛声

最佳男配角

预测赢家:山姆-洛克威尔《三块广告牌》

黑马:威廉-达福《佛罗里达乐园》

陪榜:伍迪-哈里森《三块广告牌》/理查德-詹金斯《水形物语》/克里斯托弗-普卢默《金钱世界》

山姆-洛克威尔和最佳男主角单元的加里-奥德曼,都是千年靠边站的大神级演员,今年奥斯卡终于该给他们补偿了。洛克威尔在《三块广告牌》里扮演的那个看似吊二郎当,一认真起来就让人发疯的警察角色,精彩程度和女主角不相上下,而同片里的伍迪-哈里森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这个被指责的警官竟然不是反派,他把女主角推向了不可思议的矛盾深渊。如果说哈里森最终会败给洛克威尔的话,那也只能怪其角色在片中离开的太早了一些。

《三块广告牌》伍迪-哈里森也获得最佳男配提名

《佛罗里达乐园》威廉-达福表现亮眼

“老绿魔”威廉-达福是一个比较杯具的老戏骨,在颁奖季前哨站的角逐中,他曾凭借《佛罗里达乐园》横扫了一箩筐最佳男配角,甚至连个竞争对手都没有,但《佛罗里达乐园》硬是一副好牌打到赤脚,在公关不力的情况下,错失最佳影片提名,整体声势一落千丈。《水形物语》里的“老同志”理查德-詹金斯,确实比同片中相对脸谱化的迈克尔-珊农更自然一些,赢得一个提名并不意外。即将的克里斯托弗-普卢默凭借《金钱世界》获得提名,并不是为了再一次刷新“年纪最高男配提名者”的纪录,而是美国影艺学院在正告大家:看,干了坏事的凯文-史派西受到了惩罚,接替他出演的普卢默拿了奥斯卡提名,活该。

艾莉森-珍妮在《我,托妮亚》中饰演刻薄母亲

最佳女配角

预测赢家:艾莉森-珍妮Allison Janney《我,托妮亚》I, Tonya

黑马:劳里-梅特卡夫《伯德小姐》

陪榜:玛丽-布莱姬《泥土之界》/奥克塔维亚-斯宾瑟《水形物语》/莱丝利-曼维尔《魅影缝匠》

近年的最佳女配角提名都是用来平衡“肤色”问题,比如去年的女配单元就出现了三位非裔女演员,今年则有玛丽-布莱姬和奥克塔维亚-斯宾瑟两位黑人女星入围,其中,斯宾瑟竟获得了连庄提名(去年提名作品是《隐藏人物》),几乎成为奥斯卡吉祥物。

在今年的女配战线中,除了《魅影缝匠》的莱丝利-曼维尔是一匹黑马外,其余女演员都曾在各路影评人奖上大包大揽,而最终形成两强争霸局面的,是《我,托妮亚》的艾莉森-珍妮和《伯德小姐》的劳里-梅特卡夫。这两位演技卓越的中年女星,在两部热门影片中的精彩表演都足以与女主角抗衡——两个妈妈,各有作法。珍妮在《我,托妮亚》中扮演了一个逼迫女儿走上滑冰之路的毒妈,冷酷到几乎无情,但内心波澜却清晰可见;劳里在《伯德小姐》里扮演的母亲虽然不如前者那么刻薄,但作为一个夹在抑郁丈夫和古怪闺女之间的母亲,其令人发指的控制欲都是有源由的。劳里在颁奖季前端所向披靡,但珍妮的“资源”显然更好,在拿下金球和演员工会奖之后,人气已经无法撼动,离奥斯卡只有一步之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