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7娱乐官网 > 正文

为什么法国人不想要“第一夫人”?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8-10 10:34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安峥

引子:

有评论称,法国人反对“第一夫人”,不仅仅因为他们不喜欢布丽吉特,更主要的原因是法国人(欧洲人)和美国人之间更深层的文化差异。

图片来源:新华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法国民众的“蜜月期”已经结束了?民调支持率“跳水”,约28万人在反对请愿上签名,一心要为夫人“谋名分”的马克龙这次恐怕要“食言”了。据法国媒体昨日报道,爱丽舍宫决定放弃推出“第一夫人章程”,将在几日内发布“透明公约”,明确今后总统夫人布丽吉特在国家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反感女性?文化差异?

马克龙在竞选时曾承诺,将为布丽吉特设立“第一夫人”的官方职务,并保证不会让公家掏一分钱。近日,他旧事重提。据其助手透露,马克龙正在起草“第一夫人特别章程”,确认“第一夫人”的职责、雇人标准等。英国《卫报》称,法国“第一夫人”可以有自己的办公室、员工和安保人员,相关费用仍需爱丽舍宫单独拨款,每年约45万欧元。

一边大张旗鼓反对议员为家人提供公职,一边却要用纳税人的钱给布丽吉特一个名分,马克龙这一计划一经提出便引起争议。法国议会中的极左反对派对这一额外增加财政开支的计划表示抗议;喜剧演员保罗·瓦莱特更是发起反对请愿,据称已收集到超过28万人签名。

瓦莱特表示,请愿不针对布丽吉特本人,也不是对长者或女性的歧视,而是因为设置“第一夫人”一职应该由公投决定,而非仅靠总统的政令。不过,也有评论指出,从瓦莱特社交媒体上的很多批评言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对布丽吉特的反感:她是什么人?凭什么让爱丽舍宫的年轻王子如此着迷?英国《独立报》认为,一部分请愿人群或许只是因为刁难或者讨厌女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凯特·莫尔特比则认为,法国人反对“第一夫人”,显然不仅仅因为他们不喜欢布丽吉特,更主要的原因是法国人(欧洲人)和美国人之间更深层的文化差异。

法国自1958年进入第5共和国以来,从未明确定义总统配偶的地位,“第一夫人”在公开场合几乎不扮演任何角色,极少发言,只是陪在总统身边、接待外宾,偶尔从事慈善活动。法国乃至欧洲普遍不认同“第一夫人”的通常理由是,选举一位政治人物是以政策为基础,而他们的配偶并没有经过选举——这项民众授权仪式。

法国社会学学者葛里斯指出,在王权时代,国王的配偶有其政治功能,但进入共和时代、取消贵族特权后,现在的人已很难想象总统配偶具有政治地位。

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性格往往是一大热门讨论话题。一位候选人对其配偶的选择被视为其性格的合理证据。选民往往很看重候选人的家庭观念——让妻子带着孩子微笑着站在身边。然而,在欧洲,特别是法国,人们更倾向于对领导人的个人生活保持怀疑态度。CNN评论称,人们完全不能确定领导人正在与谁组建家庭——最着名的例子是在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葬礼上,他的情妇、私生女被拍到站在他妻子身旁,人们只知道他们在电视节目里就欧盟税法说了些什么。

从政治清廉角度讲,大多数人都认为,总统让配偶加入顾问团队的腐败程度无异于在竞选活动中向国会捐款。当初马克龙在竞选时的主要对手之一、保守派候选人菲永之所以铩羽而归,正是因为妻子陷入“空饷门”。现在马克龙要重蹈覆辙?

美国“第一夫人”的困境

其实,美国的“第一夫人”传统上也并不具备参与政治的权力。伊迪丝·罗斯福是第一位用联邦基金聘用雇员的总统配偶,也是美国“第一夫人”现代角色的缔造者。当时,她任命伊莎贝尔·哈格担任白宫社交秘书。CNN评论称,在那个大多数女性只是扮演丈夫职业生活的支持者、女性在白宫仍是“花瓶”的年代,“第一夫人”的概念得到了规范和发展。当人们将目光投向白宫,看到总统正在阅读政策文件,而他的妻子被正式要求组织复活节滚彩蛋活动时,这一传统模式似乎正在全国范围内得到认证。

然而,即使在美国,“第一夫人”究竟该扮演怎样的角色,似乎至今仍没有完美的答案。一方面, 如果继续追求自己的事业,她们能完全脱离于政治之外?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现代美国的“第一夫人”们——特别是希拉里和米歇尔——带着高水平的职业经历进入白宫,也因在某一政策领域表现出专业才干而被公众批评。但是,另一方面,如果像梅拉尼娅·特朗普那样行事,又会被批评为“离白宫太远”、躲避应尽的“职责”。

进入频频犯错时期?

回到法国的问题,设置“第一夫人”遇阻,其实也是马克龙人气“跳水”的一个缩影。根据法国舆论研究所(Ifop)7月24日的数据,在爆出请愿风波之前、上任后短短三个月内,马克龙的支持率已下跌了10%(当初高达66%)。英国舆观调查公司YouGov8月3日的民调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甚至已跌至36%。

一些法国人指责马克龙“专制”:暗示自己为帝王式总统;强推劳工法改革;因国防开支分歧与武装部队总司令公开闹翻,导致后者挂冠而去。另有观点认为,马克龙对媒体态度冷漠,其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由此大打折扣。

俄罗斯地缘政治研究中心专家达里娅普拉托诺娃指出,马克龙反复无常的举动是导致其支持率下滑的原因,“他进入了频频犯政治错误的时期”。法国舆论研究所指出,除雅克·希拉克外,以往没有哪位新任总统在当选后的第一个夏天支持率下滑得如此之快。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